醫院空間設計:把心思花在「刀刃」上

在很多人的意識中,設計一個醫院就要像一個醫院,如果像了其他空間,那這個設計被認為失敗了。這種思維成為一種定式,甚至代表醫院空間的色調、符號都被強加上去,似乎這樣就更像醫院了。誠然,醫院空間永遠要把工藝與功能放在第一位去考量,去組織布局規劃,其實不只醫院空間,其他的建筑空間也是如此,功能決定怎樣的平面布局,進而決定室內空間環境的組織形式。只是醫院工藝流程上更復雜,配套專業更多更難把控而已。醫院空間更多地關乎人的生命生活,與人的生命健康聯系如此緊密,那怎樣的室內環境設計才能讓進來的客人更方便、舒適從容呢?

好多的醫院建筑設計做得都挺好,可室內環境往往缺少設計溫度,過度的生硬和模式化,更顯空洞冗雜。這些大多通常與裝修工程公司有關,因為建筑設計公司的裝修設計大都是指導性的,而室內深化設計往往由裝修工程公司完成,他們很少掌握醫療的工藝標準而且對室內空間的設計效果并不苛求,為了完工而設計。這樣在工藝標準框架束縛下,不做積極思考實踐,規避責任了事。其實室內環境的再優化設計應該是醫院室內設計師積極面對的問題。

對于醫院建筑來說合理的室內工藝布局的打造,舒適客廳化的室內環境營造,遠比有些花哨的外立面來得實際,因為患者首次就診通常急促匆忙的,診前沒有多少人會更多留意外立面的形式,他們通常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醫生的診斷,他們停留的更多時間是在室內完成的。所以醫院的室內環境設計,應該關注患者的就醫體驗感。

一個患者對一個醫院所有細節感受的總和,就是他的就醫體驗感。美好感受加起來就是對這家醫院的好感。舒適的環境,便捷的服務,溫馨的裝飾,充滿自然光和垂直綠化生態景觀的公共空間,甚至包括墻面的材質,地面的腳感,候診區的座椅質感,皮膚所能感知到的,看到什么樣的文字指引,什么樣的室內色調,什么樣的聲音,什么樣的氣味,接觸的醫護人員的形象、面部表情等都不知不覺中影響著人們感受,這些感受是無形的,但卻決定了這家醫院室內空間環境的特質。可以這么說,患者對醫療機構的第一印象,內心的期許,均來自這些感受,體驗感越美好,環境越優秀,客人越滿意。這些細節,醫院設計者、建設者應該多多重視與關注起來。

這里引出一個課題跟大家探討——

一個臉譜化設計的醫院室內空間和一個具有生態考量的泛社交化的醫院室內空間哪個可以讓醫者患者更舒服呢?

一個運用了生態設計元素包括景色圖案應用的潔凈空間反而使潔凈空間的潔凈等級降低了嗎?

具體到材質的使用--白色烤漆鋁板等就代表潔凈嗎?

還有護士站的鮮花擺放就真的不利于院感控制嗎?

人的生命起始結束,都和醫院空間緊密關系。人出生在醫院的產科手術室,重大疾病在醫院的潔凈空間度過,但這些空間對于醫者患者來說也往往是壓力最大的地方。患者對手術空間是具有本能的恐懼的,醫護對于手術空間是緊張忙碌的。在密閉圍合的手術室空間里,加上設備的機械感覺,過于嚴肅的周圍環境,加大了醫護患的緊張情緒,有的醫護通過主動調節緩解這種情緒,但壓力也積累了,這幾年頻頻發生的醫生過勞死,與高強度工作壓力而沒有可舒緩的工作環境有些關系吧。

那么我們的醫院空間的室內設計,也應該在人性化、客廳感、人體功能上積極創新,使其變得融合、親患、生態。進而醫院潔凈空間的設計上,應該堅持素雅柔和的基調,可以局部穿插木色的使用,運用生態綠色設計語言,配以自然美景風光圖案,運用柔和的燈光設計,輕松的背景音樂,營造全新的醫院室內及潔凈空間環境,告別蒼白、冷硬和模式化臉譜。不要總是被動追趕國外的醫院設置,不要建成后便落后的現象出現。

因此,作為醫院的設計者和醫院建設者應積極思考和實踐,讓醫院不僅僅是醫院,更關乎它的社會福祉,使其更多成為健康文化交流的綜合體,堅持室內空間生態設計,創立類會所空間的醫院生態空間新環境。自然的、生態的、親和的醫院室內潔凈空間,是無論公立醫院還是私立醫院都應該積極探索追求的,也是醫院設計者持續努力的方向。作為醫院室內設計師,應深化工藝流程學習,在三級工藝末端設置上再優化細節考慮,因為優秀的空間氣質是一點一滴的細節設計打造出來的。

一分赛车计划